目前分類:血濃於水的家鄉。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3362.jpg 

然後,在一個小皮蛋瓜瓜落地的一年之後,他生日了...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8884.jpg

家裡多了個新成員--小毛。也讓我升格當了舅舅,頓時有種感慨:阿~我也到了這把年紀啦

小毛的哭聲頗有活力,個頭也比一般小朋友大,看起來是如此健康活潑,大概是因為他有個大頭老爸,還有那個總是閒不下來,懷孕時還騎機車趴趴走的媽!3.9kg的噸位,據說在出世時是讓老姐吃足苦頭的,一想到當年老媽自然產下4.2kg的我,就覺得娘親真偉大。希望小毛在眾人的呵護下,平平安安長大,長得頭好壯壯。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很少向神明求願,就是那種:如果blablabla...,我就blablabla...的許願。然而為了能順利畢業,並感謝為了我的論文而犧牲的生命,我向土地公許願:如果真讓我順利畢業,我就吃素一個月還願。如今感謝老天真讓我順利畢業了,也開始了我的吃素還願之旅。

吃素的日子裡面有大半時間 是在家裡,辛苦我娘每天得想不一樣的餐點來兼顧我的營養需求。而吃素的這一個月最常吃的就是家裡後院的地瓜葉,川燙後拌上橄欖油就是簡單可口的一道菜。家 裡的豆漿是我娘自製的,而剩下的黃豆渣也是我的另一道菜。還有那馬鈴薯+玉米+毛豆仁拌上沙拉醬又是一道菜。這幾道菜大概是我這一個月吃得最頻繁的 吧...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暑假的颱風不多,開學之後的颱風不少。

小朋友仍開心著有颱風可以放假,大人卻擔心著有颱風損失慘重。

搞不太懂到底是"反聖嬰現象",還是溫室效應,又或者是哪個大氣變化造成的,今年的九月實在是不平靜。幾乎每個星期都有颱風來報到,卻又都選在假日報到,讓許多人嘆氣颱風假放不到,週末玩不到,除了悶還是悶。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家裡雖然是個公務人員家庭,然而父母在年輕的時候在某些地方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好比父親在二十年前左右就有了手機,不是那種大哥、生意人常用的黑金剛手機,事情橋不攏還可以拿手機當兇器,是一款"摩托羅拉"的中型手機,大小差不多是兩個iphone疊起來左右。

母親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就引進了一款486的中高階電腦,那時候的主機還橫擺的,上面還有個大大的5.25吋軟碟機插槽,硬碟是那時候頗大的奢侈,記得那時候幫我裝電腦的叔叔說:「這裡面可是有兩億個位元組,可以存很多資料呢!」然而時過境遷,現在那顆硬碟連一隻小小的512MB隨身碟都打輸。卻也開啟了我與電腦的孽緣。

一開始接觸電腦時總是戰戰兢兢,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毀了燒了爆炸了。然而使用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只要別在開機的時候拿水潑電腦,大概都不會燒掉爆炸了。除了冬天會有壁虎嚮往溫暖的power,躲進去取暖的同時也把自己燒成壁虎乾,而我就毀了一個power。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上個月才為了"青春不要留白",跑去髮廊挑染了頭髮,對於從來沒在頭髮上花大把銀子的我可是一大挑戰。染起來的樣子跟上次實驗性挑染的樣子沒太多差別 (詳請請看 頭髮。),就是覺得更像從火災中逃生,頭髮不小心給燒得一片一片。大黃看過後一直覺得這挑染很失敗,很像是國中那些不愛讀書的小混混。

回家之後,家裡的天氣其實是又熱又黏的,為了圖個清涼,我跑去剃了小平頭。娘一直念我浪費錢,花了錢去挑染,又花了錢去剪小平頭,錢都白花了!「媽~這,就是青春啊!」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看著照片,硬生生地想起了國中課本裡 朱自清所寫的背影一文,還記得他爹拿著柑橘翻圍牆的模樣,記得評論是寫著"這細膩地代表著父愛的偉大",無奈從小到大就註定不是個作家的料,完全難以體會這文字裡的美妙與背後代表的意義。


爸爸是個傳統的男人,顧家、負責也嚴肅,行事規矩不苟言笑。我有印象的童時記憶,就是常常坐在客廳聽他家訓。雖然說那些家訓實在無聊,不外乎就是要好好做人經營人際關係、要規律運動維持身體健康、要專心於學業切忌荒廢... 之類的。雖然千篇一律,卻也是大綱囊括了人生要忙的事情裡的2/3。只可惜我從小就反骨,不是在表面上的,而是在內心底的反骨。什麼事情都可以偷偷自己搞一套,然後大剌剌地挑戰他的價值觀。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升學三問吧!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都有個娘,我也不例外。(這開頭不是廢話嘛?)

以前小時候寫作文,老師總會出些八股題目,上至我的爺爺、我的奶奶,下至我的爹、我的娘,甚至是我家阿貓阿狗,都可以拿來寫一遍。好像寫文章也是另一種身家調查一般。為了重拾當年,我還是要來寫個"我的母親"。

我娘,也就是生下我的偉大母性。耳聞過多少生小孩的經驗,多少是鬼哭神號、哭天搶地,經過地獄般的痛苦之後,隨之而來是迎接新生命的喜悅。而我娘應該更上人一等,據說我出生的時候算是個巨嬰,足足有4200克,比起正常的小嬰兒多了快一公斤。只可惜出生後腸胃不適,無法進食人間煙火,吃什麼拉什麼,整整拉掉了一公斤(迷之聲:出生多那一公斤是多心酸的嗎?)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年紀越大越覺得中國人只有在過年的時候才有空休息吧!

今年過年期間,實驗室放了10天的假期,平時為了趕畢業而忙得焦頭爛額的我,也總算有點機會休息。不過休息也不見得是好事情,平常忙碌成習慣,一旦閒下來就生病了,讓我一點都沒有放鬆休息的感覺,只能感嘆:天生勞碌命啊!

今年的過年很不一樣,以往的過年我總能大魚大肉,一碗飯得配一塊豬腳,從除夕到初三下來,不吃個十塊八塊是不罷手。而今年因為突如其來的感冒,讓身體不太好受,連帶食慾也變得糟糕,吃的反而比平常更少。所以不用擔心會因為過年大快朵頤而有變胖的疑慮。(迷之聲阿犬說:變胖是什麼?可以吃嗎?大黃: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年了,就該回家去了 :)
新年之後見啦!

欠的一屁股文章... 回來再說! :P

新年快樂!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姊姊比我大六歲。姊姊跟我長得很不一樣,每次一起出門都被人懷疑怎麼可能是姊弟。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姊姊太漂亮?還是我太平凡不起眼?

小時候總是被姊姊欺負著玩,那時候的感情不怎麼好,什麼大小事情都可以吵,搶電腦可以吵、為了個小別針也好吵。記得娘說過,我們沒有一天不吵架的,煩都煩死了。雖然討厭著姊姊,小時候的我卻很羨慕姊姊,因為她大我六歲,可以自主決定好多事情,而我只能乖乖聽爹娘之命。也不知道是不是打從心底崇拜著姊姊,儘管我嚷嚷著:「討厭姊姊欺負我」,卻偏偏每次都乖乖把零用錢給她,一起去"合買"流行音樂專輯(註一)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周末回宜蘭老家,除了當個孝子綵衣娛親之外,還找老姐跟娘去逛街定裝,準備老姐婚禮上穿的正式服裝。

據說在我回家之前,娘與老姐已經去逛過好幾回了,看到了適合我的西裝外套。所以這次去買衣服不如往常一層一層慢慢逛,而是非常具有目的性地直接殺到男裝部。看了幾件外套,店員在一旁慫恿:「看起來每件都很適合你呢!我們現在在年終慶特價,買一萬送一千...」(迷之聲:雖然金主老姐慷慨大方,但我還沒那狗膽一下子就花掉老姐大半薪水啊!)。我想我只有買一件外套的打算吧!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很久很久以前,還沒人聽說過"寬頻"二字,更遑論"ADSL"的時代,這個世界只能靠著細小的電話線傳送資料,那時候最快的速度是54kps,也就是理論上每秒鐘可以傳輸5kb左右的資料。而小的我大約也是那個時候開始接觸網路的吧!

只是那樣的年代都過了多少年,寬頻、Cable,有錢一點的還可以分到一個完整IP,傳輸速度跟學網沒什麼兩樣的專線。我可愛的家依然是用"撥接"上網,唯一不一樣的是,以前的撥接要錢,除了要付電話費,還要附上網費用,實在要大罵:「中華電信太坑錢!」大概是我上高中開始出現了ADSL的非對等寬頻,那時候礙於笨犬爹娘覺得網路世界難自拔,會向下沉淪不見天日,所以就乖乖的繼續用鳥到不行的撥接吧!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住了近三十年的老房子在前陣子進行了重大整修,許多老舊的傢俱早已不堪使用,油漆斑駁、螺絲鬆動,只好與這些帶有濃濃回憶的老東西說再見。也因此在家裡陸續整修完畢之後,便到各個傢俱行好好比較工法細膩、比價,也時常看到爹娘與銷售員進行價格割喉戰,一來一往常常是數千元的價格,也深深的感受到自己血液裡對於殺價的滿足感,原來是來自父母遺傳。
 
今天下午割喉戰的主角是"矮櫃",在傢俱展場晃了一圈之後,老爹看到了一個頗具禪味、設計感頗新穎卻不失傳統穩重的矮櫃,在詢問價格之後,老爹毫不客氣的直接先砍了1/3的價格,還要買矮櫃送玻璃(放在櫃上,防止刮傷用),頗有婆婆媽媽上市場,買菜要送蔥的架式,而且老爹的氣勢十足,與之相比,我殺價的功力可差得十萬八千里遠。然而銷售員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這樣"大刀闊斧"的客戶,必然要先上演一齣內心戲,先說明此乃貨真價實的頂級實心柚木;次說工法細膩,用上個十年八載絕對沒問題;最後還會掙扎地說:「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月襁褓。賺這點血汗錢,請大爺行行好。」但老爹世面見得多,絲毫沒半點讓步的意思,才看到銷售員帶著一絲心如刀割的表情點頭說好。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上了大學到外地念書,我總覺得每次回家都有一番大改變,漸漸的總會有些東西越來越不熟悉,越來越覺得陌生,就連家也一樣。

因為二樓天花板龜裂,每逢下雨必漏水,讓爹娘一直囔嚷著要把家裡大整修一番。總算在今年過年後慢慢進行。一棟住了三十年的老房子要整修起來還真是不容易,我大學住在同一間宿舍三年,堆積的東西就多得讓我感到煩躁,更何況是爹娘住了三十年的老"農舍"?花了不少時間丟東西,也花了不少時間回憶。但東西還是多到沒地方擺置的地步,所以我家的整修是採階段性的,也就是先清空客廳的東西,然後開始整修,客廳好了之後,再把東西都搬進客廳,開始整修餐廳、浴室... 就這樣東搬西敲的方式進行。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將自己放在一個舒服的位置上,是永遠沒辦法成長的。」

這是我從朋友的網誌那邊所節錄的一段話,卻被堂嫂引用在MSN的暱稱上"笨犬超讚的一句--將自己放在一個舒服的位置上.是永遠無法成長的" ,讓人看了還真害羞,急著丟個訊息去澄清,那不是我想出來的好字句啦!笨犬從來沒想過要當偉人,自然也不覺得會說出什麼"千古留芳"的佳句。只是堂嫂稱讚笨犬懂事,卻讓我想到些什麼故事。

因為家裡只有我跟姊姊兩個小孩,自然也成為父母兩相比較的對象。或許是個性上極大的差異,姊姊的個性強烈且鮮明,什麼事情都有自己的主張、想法;反觀笨犬,很多事情都是比較隨性且溫和的,沒什麼太強烈的意見,也就成為父母眼中 "聽話、懂事"的小孩,自然也就容易被長輩所喜愛、稱讚,也較容易被關注,這對姊姊是不公平的事情。還記得一次跟姊姊的爭吵之際,她氣憤地說:「沒辦法,我就不像你這樣會念書、會聽話,所以爹不疼娘不愛是應(ㄧㄥˋ)該的。」讓人聽了實在難過,也許當個乖小孩也是種錯誤。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8 Sat 2007 01:50
  • 家。

一直很深刻的體會家是個很容易互相刺傷的地方。 

但更多時候,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解決的!或許因為是家人,所以很多時候卻會更義無反顧的把刀插進去,但因為是家人,更應該懂得疼愛與珍惜的,不是嗎?後來覺得,也許因為是家人,所以會更肆無忌憚的表現真實的自己,不知不覺中就傷了別人而不自知,這是很常見卻很難改的,唉~人真是個矛盾的動物!

真切的希望以後的自己可以撐起一個家,一個堅固的家。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家了一個星期,也消失在文明世界一個星期,
過著躬耕田野的生活,也過著"比較"沒壓力的生活,
然後就會思考著;我想要一個怎樣的人生?生活~
想了想還是沒太多答案,不過我想到最後我想要去當個農夫或是巡山員之類的吧!

回家不外乎是幫忙家裡整理東西,
雖然也因為家裡在整修所以沒有太疲於搬磚、糊水泥,
不過也就搬搬東西、掃地、擦地、洗碗、玩太郎(Ps1),
然後因為家裡住得遠,沒有寬頻、撥接太慢,
所以就過了一個禮拜沒有網路的生活。

休息夠了,回到新竹,有動力再前進囉!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回家都花掉我很多的時間在坐車,
隨著越來越老,事情越來越多,回家的頻率也慢慢的減少,
或許我已慢慢習慣把新竹當成第二個家。

匆匆的在今天回家,很快的又要在星期天回來,
算一算只有48小時左右的停留,
卻總是讓我得到很好的休息。
每次回家都有種遠離塵囂的感覺,在那樣的當下,不須管平日需要擔憂的事情,
也不用想著怎樣省錢、怎樣打理自己的一切,
(迷之聲:其實我家是飼養業的,專門養我這換肉率低的豬。)
就只要回家幫忙點不須大腦的勞動,然後就可以吃飽飽、睡飽飽…

離家差不多有五年了,
不知道哪一年哪一天,我會找到一個落腳處,建立起另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然後扛起家裡的梁柱,造一個避風港…
我開始想像著那樣的我,是會微笑的?還是會板著疲憊的臉?
但不管如何,我希望我都能用現在這樣樂觀的態度去面對 

家,很重要。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過年的啊~
今天是大年初三
我依然慵懶!

過年還是那些戲碼
年夜飯 我通常會演出一碗飯配一圈豬腳,然後一個晚上三碗飯
領紅包 我是那群領紅包的孩子中最老的一個,然後還會再領個幾年吧 XD
年初一 去褓母家拜年,這是每年都會去的,越來越忙了,回去鬼混的日子變少了
    就剩下這一天會回去聊聊天吧~
年初二 陪老媽回娘家,然後就向每個舅舅拜年去,這天的中餐大概會吃個四五次
    然後最後到小舅舅家泡茶聊天
年初三 表哥回來了,通常是會去玩樂的...
    不過今年年初三卻是參加同學會去,然後難得的開車上北宜高速公路,這
    是我第一次開高速公路耶!不錯好玩

同學會的時候,有些人要考研究所,有些人已經有研究所,有些人準備重考,有些人轉換跑道
好吧~我倒現在還是覺得自己選擇了生科這條路是很不可思議的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在大四上學期演出那樣亂七八糟的戲碼吧~

這不知道是諺語還是打油詩
初一早,初二早,初三睡到飽...
但是我的版本應該是
初一睡,初二睡,初三繼續睡...





慵懶,會不會是另外一種逃避?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