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 她在我的手中死去
在一聲驚呼之後...
緊繃的身軀突然軟化
癱了 沒有規律的跳動
顫動的手 錯愕的心
倉皇失措的表情 訴說內心的不安
這是第一次讓生命從手中流逝
慢慢的 慢慢的...然後無聲無息
腦筋一片空白 
除了repeat這樣慘酷的畫面

這點前言是因為我不小心殺死了一隻老鼠
在毫無預警之下
我沒有意思終結他的生命
正當我幫她採眼匡靜脈血
她最後的一聲慘叫 隨即攤在我手上
雖不至於淒厲 卻也令人難過半天
就這樣死了 然後沒有溫度
就這樣軟了 然後僵硬
就這樣失去血色 然後剩下靜脈的身紅
留下的我的錯愕

慌張的對她心臟按摩
期盼能救回正在流逝的生命
如我MSN暱稱Dying 是個現在進行式
逐漸失溫的小小身軀 正打擊在自以為的努力
然後我只能顫抖著左手 無言的看著失去生命的身軀
面無血色 我的臉如屍體般蒼白
頓時兩眼無神的看著她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好像很多過失殺人犯都會說的話
我想衝到警察局自首 但那頂多被當成瘋子看待

這不是我自己實驗的老鼠 是學長的...
看著學長比我還無助失措
只能深呼吸的強作鎮定 先安撫更善良的學長
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個性裡面是否嗜血
居然能一次次對老鼠慘忍的採血
實驗室的人都說我'殘忍"
其實每次從動物房採血出來
我的心情都沒好過
看著老鼠無辜的眼神 心中也跟著淌血
我常常會對老鼠說話 他們聽的懂嗎?莞爾
正因為這樣寄予了感情 所以才會有今天的失落

突然想到學姐跟我說的,
因為對於失去生命感到傍惶失措
更表示對生命的認真與重視
聽了就覺得很安慰
這也是學姊不在醫院工作的原因?
因為太常接觸生死所以變得習慣與麻木
害怕有一天 
當親人離去時 習慣性的麻木的表情看待 那是一件很害怕的事
我深感認同 因為這是我拒絕考醫學院的原因
雖然不敢自己一定考的上
但我不願自己慈悲的熱情消磨在生老病死的悲歡離合之中

雖然超過24小時沒闔上眼睛
卻不敢躺上床睡覺
害怕閉起眼睛的那一刻 令人難過的畫面又起
沒吃晚餐 沒有宵夜
我猶如活死人走在環校道路
我期待一個人給予擁抱 
然後對我說:一切都沒關係了!

我想我依然會睡著
卻在不安與惶恐之中失去意識
"還是來去拜一下土地公吧..."
內心如此低語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爆炸性的音樂 晃動的人群 喧囂的吵鬧
這是PUB的世界 超乎倫理的國度

廣口的高腳酒杯 染鹽的杯口 微辣的龍舌蘭
這是瑪格麗特 酸甜苦澀的滋味

心情隨節奏拍動
重低音的temple掌握我的心跳
舞池裡無意識的擺動身軀
正如得到解放的囚鳥

PUB˙音樂˙瑪格麗特
緊縮的心跳 卻帶來刺激快感
也許會喜歡上狂野
Chenyu 2004.6.18
犁舍 PUB
這是我第二次去了吧...
猶記得上次點了三種酒 卻記不起其名字 有種螺絲起子(伏特加+柳橙汁)吧!
我發覺心情會受酒的影響 酒也是有靈魂的吧
苦澀的酒 難以下嚥 眉頭深鎖 心也鎖了
甜美的酒 分外甜蜜 舌頭甜著 心也笑了
火辣的酒 嗆入喉頭 眼睛盈紅 心也熱了
而瑪格麗特卻是這三種的混合
苦澀。甜美。火辣 什麼樣的感覺都有 是你說的純白色
苦澀的我想找妳跳一支慢舞 在Eyes on me的音樂響起
甜美的我想到活動圓滿完成 留給大家的美好回憶 這種回饋是甜的
火辣的我跳入舞池與人同HIGH 火辣美女 勁爆樂團 不由自主擺動身體

強力的節奏 侵入我的中樞神經
掌握我的心跳 控制我的呼吸
砰。砰。砰。砰...
放棄抵抗 我解放我的靈魂 在這又亮又暗的世界

純白色的我 好像忘記什麼 或是又記得什麼
飆車回宿舍的路上 微醉
瑪格麗特的後勁 忽隱忽現的存在
與妳聊天的「我沒有醉」是真的也是假的...
沒有醉的是我的身體,醉的是我的心
妳沖淡的苦澀 留下我甜美的夢 感謝

這是一天48小時的前半。
============================================
畢業典禮
也是與室友分別的臨界
感傷是抗拒不了的 惆悵是另一個名詞
好快喔 就這樣一年了
是要讓自己別那麼在意"聚散離合"
即使每次都會在心裡流下不捨的眼淚 依然微笑相送
兩年後我也得這樣吧
畢業的心情裡 歡喜參雜著離情感傷苦悶 又是純白色的

"驚訝!"應該是預期到的
真的太像了 太像了... 雖然我知道不是妳
於她 我是個陌生人 警戒甚至是不理的眼神
心生一股恐懼 當我在遇到妳的時候 會不會也是這樣的眼神?
猶如陌生人一般 是曾經相好最大的諷刺
那份感覺難以形容 悶悶澀澀 原來是種情短苦長的滋味
獨自走回宿舍 轉身依舊不見妳
當然 也不會見到妳了...

這是一天的另外24小時。


這一天叫做純白色的離別............
Good bye, my friends.
I won't forget you. Never!
Chenyu 2004.6.18+19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拿著兩瓶啤酒 帶著朋友 走到頂樓 小心翼翼的走著

[(涼風+夜景)+(星空+浮雲)]+偷來的悠閒 = 幸福

看來就是夏季裡再舒服不過的畫面

想到熟悉歌詞的音調 搖著頭 我開心的哼著
熟悉卻不熟歌詞的歌 仰著頭 我平靜的觀星

人家說 每天都會有星星墜落
看到流星 可以對它許下願望
我想
就算不說話,星星也應該感覺的到我在想什麼
就算不許願,星星也應該懂得我想對它說什麼

我抬頭對星星說「這麼久以來,我的願望一直就只有一個,
如果你感覺的到,讓我看見流星吧...
在最後一首歌結束前」

我知道 夜深了...
我卻依舊不是繼續哼著曲子 就是看著夜景與星空...
天空這麼大 我的視線那麼小
加上曲子吸引著我閉上我享受的唱著
夜景吸引著我目光浮動欣賞著
流星,哪那麼容易看到呢?
   我的願望哪那麼容易就被接受呢?

最後一首歌 開始撥放著 我還是堅持著聽完才捨得離開
眼前一個朦朦的光影 讓我皺起眉頭問自己:

「剛剛那是蟲飛過,還是流星呢?="=」

噗之以鼻的對自己的"肖想"感到可笑...可能我快發瘋了吧!
目光收拾的回程中 我卻看到了 
看到一顆流星 斗大大的在眼前緩緩落下

我被狠狠的嚇了一跳 直到流星消失 目光還在那個回程裡 喚不回
回神後 我也哭了 因為我知道 星星想讓我明白 它聽到了 心願
而耳機裡 還撥放著那最後一首 帶有意義的歌...
陪我到最後...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有點熱
不經意的把電腦關掉
風扇關掉 日光燈關掉
除了人聲車聲之外
已經有"唧唧"的知了
夏天到了 驚覺原來五月都要過去了
就這樣一年又將過1/2 日子是怎樣的流逝
讓人除了驚歎自己蹉跎多少光陰 更讓"成長"二字變得沉重
我做了些什麼!? 我錯過什麼!? 我失去什麼!?
還有多少年的時間 可以當一個年輕人
10年!? 15年?! 20年?!
也許在許多長者智者面前 永遠只能當個年輕人
除非讓自己跟他們一樣成熟穩重老氣
夏天 應該是要充滿朝氣的吧!!
熱情的活力 我想是可以這樣解釋這個季節
人家說八舍的夏天 很熱也很涼
熱的是宿舍 涼的是眼睛
而這個裝了冷氣的八舍以後會怎樣呢!?
涼的是宿舍?! 熱了眼睛
Who knows!
Chenyu 2004.5.23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
正以為是那樣的不順遂
然而,結果卻是出乎意料的開心!

早上,跟你去竹北寄車
說好在貨運站相碰頭
沿路上,十個紅綠燈遇到八個紅燈
  「有沒有那嚜剛好?」
卻沒想到,本以為會遲到的我
卻在到了貨運站之後,看到你隨後過來
這樣的巧合,也得感謝那八個紅燈

下午的體育課
因為自己迷糊而忘記帶運動短褲
只好穿著牛仔褲,硬著頭皮去打球
卻沒想到打排名賽的時候
因為穿牛仔褲容易熱開身體關節
反而因此打到分組冠軍
這樣的結果
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近晚,本來想約妳去吃拉麵
卻因為有人跟棉被比較好,據說想窩在棉被裡休息(?)
只好跑去看排球比賽
沒想到,這次的排球竟是如此精采
負責攝影的我不得不說,嘖嘖嘖~太漂亮了
很感謝妳想窩在棉被裡,讓我因此而看了場漂亮的比賽

夜裏,在7-11躊躇
好想找妳出去走走,
又害怕這樣的天氣會讓妳著涼(事實證明後來著涼的是我 ><||)
走著走著散步著
南大門的明亮,球場的熱鬧
雖然沒能看見整天穹的星芒
卻依然是很棒的夜晚
感謝妳~願意陪老人家出來活動活動

有很多事情,很多時候
我們往往太快下定論
而結果卻是美妙的、高興的
  「因禍得福」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事情的一體兩面,也往往讓人忽略其一
  「向左看世界是如此美好,向右看竟然是左邊的倒影。」
或許,人的眼睛具有選擇性
可以選擇視界的大小與色彩

能換個方向看,視界真的變的不一樣了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界世的讀左向右由個一是這果如
味趣的樣一不多更來帶會不會
性慣的然當所理是再不讀閱
桿筆的灑揮在自由自有擁以可也孩小的子撇左
候時的腦電用
痠眼右比遠永會不也眼左的我
彩色有沒黑漆片一是老會不也幕螢的邊半右
在存是還西東的變改會不會道知不些有過不
我想妳成變會不會妳想我是像
我愛妳成變會不會妳愛我者或
來過反偷偷靜人闌夜著趁的真界世天一有果如
在存影蹤的妳絲一有沒裡心己自現發然突我來醒覺一而
來原復回切一望希該我
待期和安不的天每我會體妳讓樣這就是還

Chen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